網聚物聯生態 共享產業未來

為企業搭建高效跳板,結構化大引擎滿足客戶不同需求

 

誰是數字化轉型先鋒 傳統制造業意外逆襲

數字經濟發展與合作成為一個持續性的議題成為全球經濟發展的重要驅動。在中國,數字經濟發展迅速。被業界普遍認為已經進入“深水區”,在經濟中的占比持續上升,為產業升級和高質量發展注入活力。

國家信息中心信息化和產業發展部分享了一組數據,數字經濟在中國經濟體的占比已經超過10%。

84.9%制造業開始數字化轉型

而讓人意外的是,中國制造業成了數字轉型的“先鋒”。數字化承載了改造生產方式、提升生產效率、提高產品質量等等非常重要的功能。目前,在不同程度的開展數字化轉型升級的企業的比例達到84.9%,各行各業的制造業的企業都在不同程度開展數字化的升級和轉型的工作。

在過去三年,大部分人認為顛覆這個時代的會是新一代的企業,比如互聯網平臺化的公司。但最近兩年,在數字化時代具有非常重要優勢的往往是傳統企業,特別是龍頭傳統企業,包括傳統企業周邊的生態圈。“因為最有價值的數據是掌握在傳統的龍頭企業里的。現在有20%的數據來自消費端。在工業物聯網時代,80%的數據其實掌握在傳統龍頭企業里。”

水泥行業通過建立智能工廠,在成本不變的前提下,產品質量大大提升,下游客戶的產品適應性和穩定性得到極大的提升。能耗指標也大幅度下降,比傳統功能的產品低了約10公斤標煤,電耗約節約了20%,降了10度電。能耗降低也意味著成本降低和競爭力提升。

此外,新工廠勞動生產力大幅度提高,普通一個生產線通常是350人作業,建完之后只要97人。環保指標也得到了極大的改善,每單位的產能低了25公斤二氧化碳的排放。有了新廠的效能指標作為依據,下一步將開展存量產能的改造。

通過存量資產的改造實現了數字化轉型。氣體分析儀和傳感器技術的領先廠家,但相對于大型工業集團,規模體量并不大,自動化程度也不高,之前主要依靠手工組裝為主的生產模式。

自動化程度不高的情況在目前的制造行業比較普遍。同時,處于這種發展階段的企業往往會有一種誤解,即先要機器換人,用機器替代人工。實際上投入大,難度高。大規模的自動化投資和改造,對企業也意味著不確定的投資回報。

通過軟件的實施讓整個車間運轉實現了無紙化操作。最終的結果是:來自不同系統中的客戶數據、訂單數據和生產制造數據實現了端到端的貫通,異常響應及時性提升了80%,生產效率提升12%,產能提升了22%,人均產值提升了14%,市場反饋的故障率降低了25%。

實際上,不僅僅是自動化程度低的企業正在通過數字化轉型實現提升;還有很多自動化程度已經比較高的行業,如汽車行業、鋼鐵行業也從數字化轉型中獲益。比如寶鋼這樣在國內乃至全球都領先的企業,仍然通過數字化轉型得到了提升。通過和施耐德電氣的合作,寶鋼1880無人行車項目操作人員可以減少90%,效率和安全指標在高標準基礎上再度提升。

制造業數字化轉型的背后力量

制造業數字化轉型不是選擇題,是生存題。背后有這么幾種推動力。

首先是勞動力的挑戰。勞動力每十年下降一個比較大的幅度,而勞動力代際之間的工作意愿也發生了遷移。比如20、30年前,人們更多認為找一個固定的工作是拿“鐵飯碗”,而現在的年輕人可能更強調自由,并且這是社會發展不可阻擋的趨勢。

資產投資回報的模型也在發生變化。從投資回報角度來看,在之前市場的確定性較高的時期,企業在投資回報上就能做更長遠的打算。現在因為市場形勢變化快,不能確定一項投資在幾年之后是不是可以獲得一個較高的回報。所以企業現在對投資回報的要求是要盡可能地快,甚至是即時性的。

當投資回報決策變得困難的時候,要更多的考慮如何充分地更好地利用現有的產能,加大在Opex(運營資本)方面的投資,而不是去新增產能、擴張產能。

最后一個至關重要的因素是監管。相關業內人士介紹,目前,企業除了經濟效益發展外,最擔心的兩點,第一是安全,第二就是環保。無論是生產安全還是信息安全,還是人身安全,企業都不想在這個問題上有任何閃失。

當整個行業看到這么多挑戰和這些重要的問題,用數字化的能力和工具來解決問題就是一個必然趨勢。在他看來,數字化轉型最根本的價值就是如何保持企業的效益、效率、安全、保障和可持續發展。而在這個過程中,需要IT和OT的融合,包括用開放平臺的方式整合其他領域的合作伙伴共同為行業和企業賦能。

推動制造業轉型的利器

基于工業物聯網的開放式架構,第一層是互聯互通的產品,第二層是邊緣控制,而最最核心的是在第三層,就是在應用、分析與服務。

在數字化領域,很多企業都很愿意去強調自己平臺的獨特性,因為沒有一個廠家,能夠覆蓋所有的工業行業及應用場景。

為用戶提供企業端到端,從設計、建造到運行和維護的全生命周期的完整服務,時間跨度可以超過50年。“即使具備這樣的能力,但是我們仍然需要廣泛的合作伙伴。” 比如建筑工程這樣一個具體細分領域,合作伙伴所具備的能力,依然是IT和OT廠家所欠缺的。所以這種開放的架構能夠為包括合作伙伴和用戶,真正進行賦能。

此外,大量連接設備產生的海量數據,這其中絕大多數據并非歸屬施耐德電氣,而是通過合作伙伴為最終用戶做各種各樣的工業應用場景的深度開發,從而為客戶提供更全面的數字化價值。

目前,中國經濟從高速增長向高質量增長轉變。而制造業通過數字化轉型,找到新的增長點,同時結構化的降低成本,實現可持續的增長,從而助力中國向制造強國邁進。


 
上海15选5中奖规则 今日双色球阳光探码图 好玩的棋牌游戏大厅 广东好彩1开奖结果 好彩1精准特围技巧 pk10开奖网站 手机街机电玩捕鱼游戏 甘肃11选5今日开奖号码 上海时时乐历史开奖号码 富贵乐园棋牌游戏大厅 15选5杀号2元网 斗鱼网一尾中特 快乐8怎么玩才赢钱 南方双彩APP 湖南幸运赛车考试题 两期极限平特肖公式规律 浙江6 1开奖20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