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聚物聯生態 共享產業未來

為企業搭建高效跳板,結構化大引擎滿足客戶不同需求

 

2019中國數字化轉型最佳解決方案

“Banking Everywhere,Never at a Bank”布萊特·金(Brett King)在扛鼎力作《BANK 4.0》中描繪了讓人興奮激動的Bank4.0時代,敏銳洞見一個正在發生的事實:銀行業務,已經發生了本質的改變。

面對這場技術革新所帶來的改變,銀行如何應對及轉變,銀行如何發展新的能力、新的工作、新的技能?在“要么適應,要么滅亡”的抉擇中,“嵌入生活的智能銀行服務”是《Bank4.0》為銀行業數字化轉型提供的最佳解決方案。

同樣,在人工智能、大數據、“云”、感知技術、機器學習等一系列前沿技術已經滲透到各個傳統產業領域的當下,數字化轉型已成了考驗各行各業求生欲的“續命題”。

在這個極速變化的時代,你可以是過客,可以是看客,還可以成為創客……大多數企業都希望成為這場新革命的前2%,成為數字化轉型最佳解決方案的最終受益者。

數字化轉型是助力企業升級發展的“凌波微步”

從高層次來看,數字化轉型代表了企業對如何利用技術從根本上改變績效的徹底反思。

許多傳統企業加快了數字化轉型的步伐,試圖借用數字化這把利器來一場從內而外的顛覆性變革,那么,數字化轉型的合作伙伴就是企業成功轉型的關鍵所在。

放眼望去,無論是世界級企業IBM、Oracle,還是扎根于本土市場的阿里巴巴、華為、亞康萬瑋等都在布局數字化戰略,雖然各家數字化轉型解決方案的“戰法”各異,但都憑借各自的優勢在為用戶創造著數字化價值。

重定義數據基礎設施,釋放數據價值

智能數據解決方案,該方案支持智能的數據全生命周期管理;從數據接入、數據處理和數據使能三個層面,重定義數據基礎設施,幫助客戶打造領先的智能數據解決方案,擁抱行業數字化,釋放數據價值。

CloudMSP & AI產品,“數據成為新生產資料,智能成為新生產力,企業需要構建領先的數據基礎設施,從而打通數據供應全流程,使能數據與業務全連接,提升業務敏捷性。不久的將來,可通過該方案實現一家企業一個數據湖,一座城市一個數據湖,滿足居民的生產與生活、企業的運營和發展、城市政府的管理和服務等各項需求,加速全社會的智能化進程。”

“把數字世界帶入每個人、每個家庭、每個組織,構建萬物互聯的智能世界”是我們的愿景與使命,也是我們員工孜孜以求的目標。

以數字化為引擎,各行各業都將駛入數字化增長的“快車道”,大量的傳統產業和新興地區都有望通過數字化升級實現跨越式發展。

智能化平臺為企業構建“智慧大腦”

云工業互聯網平臺打造了國內第一個服務器智能柔性生產基地——信息化高端裝備智能工廠,統一整合了柔性生產、智能技術和物聯網技術,實現了從柔性化生產到交付服務的全過程智能化,交付周期從18天縮短至5-7天,人員減少75%,生產效率提升了30%+。

打鐵還需自身硬,數字化轉型企業的樣板。

為用戶“畫出”數字化轉型的藍圖

在數字經濟背景下,數字化轉型成為企業IT投資的重點。但是很多企業作為這波的追隨者來說,數字化轉型只是一個大而化之的概念,腦海里并沒有清晰的輪廓,甚至作為企業服務提供商也沒有說出企業數字化該是什么樣的。

“目前要做的就是為企業畫出一張數字化藍圖,讓企業清楚的看到數字化企業是什么樣子;其次,為企業規劃出實現數字化的重要路徑;另外,提供一套科學的方法論。通過以上幫企業實現數字化經營、數據化金融、智能化管理。另外,綜合型、融合化、生態式的服務平臺,相比其他提供商更具優勢。”

共享型服務、數字化業務、智能化運營、社會化商業、平臺型組織、云架構支撐。

但值得注意的是,數字化并不是簡單的冠以“數字”二字就萬事大吉的,數字化轉型是企業“進化”的過程,不僅僅是技術問題,還觸及并改變企業的各個方面,可以說是在對企業進行顛覆性的重塑。

易消化吸收的“數字化”才是真正的數字化

當今中國企業的主旋律就是產業升級和數字化轉型,大型企業無疑起到了頂梁柱的作用。因而,大型企業升級和轉型的成敗,直接關系到中國經濟發展的大格局,也關系著中國經濟未來發展的新方向。

正如馬云在第一屆數字峰會開幕論壇上所說,“真正的大企業不是看市值有多大,而是看擔當有多大,不是看市場份額有多大,而是看是否掌握了核心和關鍵技術。”他認為,在社會發展人類進步的關鍵技術核心技術上突破,是大企業當仁不讓的責任!

現階段,我國不僅有數量眾多的大型國有企業,民營企業的體量也在快速激增。2018年度的財富世界500強榜單顯示,中國上榜公司已達到120家,與第一位的美國相差6家,遠超第3位日本的52家,從1995年到現在,還沒有任何一個其它國家的企業數量如此迅速地增長。

但是,在數字化、智能化已成為發展趨勢的當下,中國大型企業的轉型之路仍“步履蹣跚”。數據顯示,八成以上的中國企業尚未找到切合自身企業數字化轉型的路徑;同時,只有 4% 的中國企業真正釋放了數字化潛力,并成功將投入轉化為業務成果。

相比初創企業的輕裝上陣,大型傳統企業的轉型難度堪比艱苦卓絕的“二次創業”,往往有著“轉型找死,不轉型等死”的尷尬與無奈。

數據顯示,到2018年底,中國數字經濟規模達到31萬億元,占GDP的1/3。數字經濟成為中國經濟模式轉型的一個重要突破口,利用數字技術推進中小企業數字化轉型,能夠有效降低企業交易成本,提升運營效率,幫助中小企業減輕負擔,進一步推動經濟高質量發展。與此同時,數字經濟助力實現穩定就業目標,既推動就業升級,也帶來新增就業。

數字化轉型是企業“逆襲”的過程,不單單是技術上的問題,還觸及并改變企業的各個方面。對大型企業而言,則應以技術與管理創新雙驅動,以雙模IT為引領,聯動云與數兩大驅動力,推動企業管理變革與創新,最終完成企業的華麗轉身。

具體而言,大型企業的數字化轉型可分為三個階段:第一是關鍵提升階段 ,企業應推行精益模式,提升客戶體驗和供應鏈等環節的信息化水平;第二是融合拓展階段 ,企業可通過上云,建立大連接、全共享,應用大數據技術進行業務優化;第三是全面轉型階段 ,企業將從傳統IT承載轉向AI等新IT承載,進行業務模式變革與創新。其中,運營數字化與智能化是傳統企業數字化轉型的重點。

結語

數字化轉型是以數字技術驅動數字革命的方法論。中國企業推進數字化轉型的程度不盡相同,“落后者、跟進者和領先者并存,”針對不同階段的企業則需要開出“對癥”的藥方。 數字化轉型其實就是如何拿捏“四兩撥千斤”力道的藝術,企業數字化轉型只要從重塑客戶體驗,運營數字化、智能化,顛覆式創新三大方向切入來為企業打造相應的解決方案,這種“訂制化”的服務將會是最佳解決方案。


 
上海15选5中奖规则 广西11选5预测 15选5万能码必中奖号 上海今天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加坡二分彩开奖查询 网上幸运飞艇违法吗 最实用的短线选股方法 快乐扑克3走势图 大发快三开奖计划网 北京通州股指期货配资 陕西快乐10分钟前三直振幅 浙体育彩票20选五 快乐8官网注册 福建22选5大星走势图 江西11选5走势 河北快3预测软件 炒股票新手入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