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聚物聯生態 共享產業未來

為企業搭建高效跳板,結構化大引擎滿足客戶不同需求

 

企業數字化轉型迷思

緣起:數字轉型(digital transformation/DX)是2017年開始逐漸升溫的概念。對于中小企業來說數字轉型是一個“無用”的概念,而對于那些有著長遠歷史和根基的大型企業,數字轉型是他們的重要課題:數字化是什么?又如何開展工作?

對數字化轉型困或的由來:似是而非的新概念泛濫和“傳統信息化困境”的疊加效應,造成了對“數字化轉型”的社會性認知困擾:

在過去幾年中所實踐的“互聯網+”最后大多都成為了“+互聯網”,造成了社會性的“認知困惑”。

而在傳統企業中,需要申請預算和立項來落實業務創新和IT系統建設,正是這種經典的項目制的IT系統建設方式,形成企業“系統煙囪”與“數據孤島”信息化困境,令傳統企業管理層產生“數字化轉型”認知的困擾。

第一解惑,從認知開始:

首先,我們通過“數字化轉型的定義”來達成達成共識。數字化轉型的定義五花班門,各有道理,筆者認為IDC對數字化轉型的定義較為貼切:數字化轉型是利用數字化技術和能力來驅動企業商業模式創新和商業生態系統重構的一種途徑與方法。

數字化轉型的目的:是實現企業業務的轉型、創新、增長。

數字化轉型的核心是業務轉型。

數字化轉型的基石是數字技術。

數字化轉型是企業戰略層面的概念,它并不是追求眼前效益的機靈戰術,其本質,是用數字化技術對業務的重構、流程的重構和組織的重構。根據AppDirect在2018九月的一項研究顯示:七成的企業高層表示只有經歷數字轉型的企業才能在下個五年中生存。

第二,通過數字化轉型與傳統信息化的比較,獲得對數字化企業的特征認知。

1、從本質上比較,傳統信息化是“人”驅動“IT系統”,“IT系統”是人的流程中的一環,所以“好不好”由人決定,IT系統只需要關注“有沒有”實現功能,即大功告成。而數字化的數字化的本質則是“IT系統”驅動“人”,人是系統流程中的一環,“好不好”由系統決定。我們舉個零售店的例子。在傳統信息化時代,總部每天會要求門店店長提交第二天的銷售預測并據此給出要貨申請,通過POS錄入系統后臺。至于貨要得準不準,這是店長的能力決定的,系統只需要提供信息管理的功能即可。而如今數字化的零售門店,銷售預測與要貨的動作逐漸要交給IT系統來做,人只需要保證這套系統所需要的數據是實時準確的即可。

2、從架構上比較,傳統的信息化架構是以流程線性自動化為核心。而數字化企業是數據和業務能力服務化形成網絡聚合為核心,所以更需要互聯網廣泛應用的輕資產型的服務化應用技術架構。

3、從使用對象比較,傳統信息化的使用者是企業內部員工。而數字化的使用者除了企業運營人員在很多時候是連接企業外部供應商,客戶或者潛在客戶,所以更需要數據和智能的能力建立更大范圍的連接。

所以,我們通過以上比較,發現數字化企業具備以下特點:

1、具備數字化市場戰略和數字化運營能力。

2、渠道數字化和產品定制化。

3、業務智能化,實施按需而變的業務流程。

4、擁有敏捷的技術團隊和敏捷的業務組織。

5、數據驅動業務,而不是業務驅動數據。

6、微服務和DeveOps成熟都非常高。

第三,對數字化轉型的內容闡述,來獲得對數字化企業所具備的創新能力認知。

數字化轉型包括以下5個方面:

1、領導力轉型,如果一把手、總經理、CEO不轉型下邊再怎么推都會很困難。所以一定要有領導力轉型,認識到數字化轉型對于整個業務的價值所在。

2、運營模式轉型,更多的來講如何提升效率、降低成本。

3、工作資源轉型,其實是人力資源轉型。每個企業作為老板都在想說,我希望我的銷售額增加50%,甚至20%,但是員工數量不增或者減少。顯然,業務增加20%,人力資源數量成正比也增加20%,每個人再漲工資,這個結果就是利潤率下滑。所以都在想通過資源如何轉型,眾包、眾籌等等,如何利用信息技術整合更多的資源,所以這點就會變成特別關鍵。

4、全方位體驗轉型,特別是企業的用戶如果是消費者的話,體驗極為關鍵。

5、信息和數據轉型,未來很重要的一點,信息和數據未來產生的收入占總收入的百分比會成為未來轉型的一個目標,將可能作為考核IT部門一個很重要的指標。

剛好這幾個轉型跟業務范圍創新可以把它一一對應起來,也就是說,通過5個方面的轉型,數字化企業也具備5個方面的創新能力:領導力轉型對應決策模式,運營模式對應運營模式創新,工作資源對應生產模式,全方位體驗對應產品的服務,盈利模式對應信息和數據。

第四、基于以上數字化轉型的闡述,我們也可以發現數字化轉型給予了企業智能化的三個方面的賦能:

1、IT賦能:打造出輕量化/服務化PaaS、企業應用系統容器化、一站式敏捷IT開發與運維自動編排、IT資源最大化利用。

2、數據賦能:實現數據智能數據歸一、數據統一治理與服務、數據實體化融合、數據資產化。

3、AI賦能:賦予企業智能,改變線性的人為經驗決策,向基于大數據與算法模型的機器智能輔助決策,包括感知智能和認知智能。

第五、對數字化項目建設難度預測,以獲得數字化轉型難度的認知。

橫軸:是每一項成為主流的時間,0—12個月,12—24個月,以及24—36個月,或者一年、兩年成為主流,也就是說企業里有百分之六七十都在用,我們稱為主流。

縱軸:更多的是對企業的影響面,越往上是影響整個企業,越往下是單一部門。圈越大表示越復雜,難度越大,實施起來成本也越高,圈越小則越簡單。

第一個點叫“數字化轉型投資”,宏觀來看,未來數字經濟將會占半壁江山,全球到2021年,數字經濟規模會達到45萬億,至少占全球經濟的50%左右,中國這個比例至少能達到55%,也就是說IT開支里面百分之六七十跟數字化轉型相關。

最后,我們可以借國外Wipro Digita機構在2017年所做的數字化轉型調研報告,試圖說明關于數字化轉型的殘酷事實:很多公司經歷著徹底的失敗,或者正面臨著失敗的危險。

Wipro Digital在調研對象的400名美國高級管理人員中,有半數認為他們的公司沒有成功地執行50%的戰略。五分之一的人表示,他們公司的數字化轉型是在浪費時間。


 
上海15选5中奖规则 找个佣金高的彩票代理 pk10计划苹果下载 陕西快乐10分技巧 幸运农场怎么玩才能稳赚 重组股票跌停开盘 新疆体育彩票11选5 甘肃快三开奖结果今 河北十一选五技巧和方法 青海十一选五和值走势 上证指数十年走势图 云南的十一选五开奖公告 山东快乐扑克3开奖走势图 股票分析师靠谱吗 贵州快3走势图今天快3 七乐彩100期开奖走势图带连线 内蒙古快三带线走势图